您好,欢迎光临一平阳光 请登录 | 免费注册
我的购物车
首页 > > 人文阅读 | 顾生蓉:世界是如何展示自身的
推荐作品
人文阅读 | 顾生蓉:世界是如何展示自身的
作者:转载中国书画报浏览量(1228)2016-07-25

《中国美术报》第27期 美术副刊 38


图像,无论是抚慰心灵或者激发野性,引人入胜或者令人沉迷,不仅是因为简单的观感,更是它本质上具备的力量,但这光环随时间的推移而变化。《图像的生与死》就是力图对这种能力进行探究,找到其变更和断层之处,对于可见事物的不可见规则的寻找,即:世界是如何展示自身的。

通常,一本讲述图像的起源、演进和死亡的书应该是一个编年史的课程,书中深刻的思想性,可以令它不容置疑地归属于西方思想史范畴的专着,可是,它的文字却是轻松而直接。此书译序中写道:

作者对今天因图像的控制和传播而造成差距和不公表示深深的反感。作者说:“十个人里有九个是透过亚特兰大和好莱坞向他们提供的图像去观察生活的。各处人们接受来自美国人的配音或配字幕的图像,但美国人在自家却受不了来自别处的任何一幅配字幕的图像。”作者发现,在口头文化向书面文化过渡的阶段,一国强势的语言逐渐统一国内的方言土语。如今,世界进入视觉文化的阶段,“世界上各种目光的统一”正向前迈进。

当思想研究发展为这样一种富有活力的知性实践,形成一种求索和传达真理的风格,它就不仅是一种书写的风格,更成为一种思考与存在的方式:既体现作者个体的认识节奏,又承载历史文化的积淀与转化,融思辨与感触、考证与诠释为一炉。

跟艺术相关的文字通常感性化,但是当感性认识上升为智性直观,则归类于东方哲学思想。比如,西田几多郎把“智性直观”理解为对“生命的深刻把握 ”;而牟宗三在“智性直观”概念中看到了中国哲学的根本,认为“儒道释三教都肯定人有智性直观”,他甚至相信这个概念是“构成中西文化差别的一个重要观念”。这一本西方学者深入认知和解读欧洲经典的书,能够让中国的读者有与之呼应的情感体验,这几乎是一种幸运。正如开篇的鸣谢中写道:本书是从无数的经历(旅行、迷惘、观看、倾听和阅读)中,从由来已久的独处癖好中产生的。这种面对图像的心理感受难道不是我们每个人常有的经验吗?

作者雷吉斯·德布雷(Régis??Debray),1940年出生于巴黎,法国作家、思想家、媒介学家,着有《通用媒介学教程》。2010年6月曾来中国讲学,主题为“知识分子与权力”,在中国知识界引起很大反响。

本书第一卷是“图像的起源”,第二卷是“艺术的神话”,第三卷是“演出之后”,这三卷统领十二章,呈现了图像从亡灵美术到艺术表现再到艺术经济的演变过程。作者从西方哲学、宗教、艺术、科技、媒体等方面,对图像起到的作用和反作用进行了详尽又深入的解读,闪烁着思想的光芒,比如,上文提到的图像的控制和传播造成世界的差距和不公。

对于图像的生与死,第一章有所概述:由死而生——追本溯源(死者的面具和灵魂的展示)、图像先于意念(死者因肖像而不朽)、镜子的阶段(以图像重塑)、巫术的困境(呼吁)、濒危的死亡(想象威力)、永恒的回归(艺术不受制于时间,死亡永远受时间所限)。这一章的“图像的死”是跟肉体死亡联系在一起的,古老的图像深锁于墓室中,它的目的就是为了拒绝虚无、延续生命、驾驭恐惧。这张望于彼岸却又等待重生的眼眸投下重重的阴影之魔力。

之后的原始艺术、希腊艺术、基督艺术;北方与南方艺术;字符艺术、图形艺术、视觉影像,发展到近代是又一次艺术之死吗?书的关注点包括艺术史、技术史、宗教史等,以及现有学科和旧有类别的发展困境。柏拉图说:千万别相信可感觉到的东西,而只相信明晰的思想。这就是着名的“洞穴之喻”。不可见的东西在消失,人们对可见物心存疑惑。过去的埃及、希腊、拜占庭、中世纪文化是如此,当今的佛教、印度教、唯灵论文化亦如此。一切都可见,艺术也就没什么价值了。

上一个千年,图像艺术由“死亡”而诞生,本书所及是一个由“艺术生成”到“艺术终结”的过程。那么下一个千年,如何看清自身周围的“不可见之物”呢?以作者为代表的西方学人的提问和解析迸发出对自身历史文化的自觉,对自身文明既自信又质疑、既肯定又批判的根本所在,而这恰恰也是汉语学界需要深思的。

理清中国古典文化与当代处境的复杂关系、复兴中国经典研究、回应西方的经典重建、生发中华文艺复兴的基奠,这些是文化之间平等对话的条件,不仅是艺术,更是文化的生存或死亡的命题。作者的旨向很明确:正如蝴蝶与螃蟹,“快”借喻的是坚守一种持续不断的开拓与创造;“慢”则比拟保有一份不可或缺的耐心沉潜。用不逃避重负的态度面向传统耕耘与劳作,期待思想的轻盈转化与超越,这就是图像或者文化由死而生的出路!■


专注提高品牌核心竞争力,打造品牌形象引领者!


地址:济南市高新区三庆世纪财富中心B2座8层

电话:400—0531—118,0531—86413666?